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“安吉游戏”的价值在于回归与引领

[日期:2017-10-20] 来源:中国教育报  作者:杨乐录入 [字体: ]

“安吉游戏”的本质是一场幼儿教育的改革,已经经历了十五六年的历程。“安吉游戏”指导思想明确,实践效果良好,发展前景广阔,值得研究的东西很多。“安吉游戏”的价值归纳起来,就是回归和引领。

>>>>为何要谈回归?

我国幼儿园教育背离学前教育本义的现象十分普遍

所谓回归,就是幼儿教育回归儿童、回归幼教本义。我们知道,幼儿教育是为幼儿终生发展打基础的教育,是为学校教育和终身教育奠基的教育。这一界定并不是信口开河,而是根据幼儿的身心特点所决定的。所以,教育部在《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(试行)》中明确指出:“幼儿园教育应尊重幼儿的人格和权利,尊重幼儿身心发展的规律和学习特点,以游戏为基本活动,保教并重,关注个别差异,促进每个幼儿富有个性的发展。”这就是幼儿教育的本义。

但就大范围而言,我国幼儿园教育背离学前教育的本义现象十分普遍,不仅幼教实践问题很多,小学化倾向严重,教和育严重分离,而且幼教理论也是十分混乱,缺乏有特色、有实践、有系统、有自洽和连贯特质的理论体系。

“安吉游戏”,实际上是一个具有中国幼教特色的课程模式,体现着游戏课程化的方向,实现着“游戏是儿童的基本活动”和“游戏=学习”的科学理念。“游戏=学习”,是幼儿学习特点的归纳,也是体现《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(试行)》精神的必然,更是幼儿教育不可违背的规律。 “安吉游戏”最重要的地方是把游戏的权利还给了儿童,让儿童自由、自主、自觉地开展游戏。我们称之为自主游戏。

640 (1).jpg

在安吉县双一幼儿园,记者看到户外活动中,孩子们玩着十分冒险的游戏。图中这两个男孩尝试走过自己搭建的独木桥。中国教育报记者 常晶 摄

本来,游戏就是儿童的权利,但幼儿教育的实践中,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和在相当大的范围里,儿童游戏的权利被限制了,甚至被没收了。造成能不能玩、玩什么、怎么玩和跟谁玩都得由老师说了算。而由老师说了算的游戏,不是真正的游戏,安吉的同仁们称之为“假游戏”是十分准确的。安吉的幼教同仁们把选择游戏的主题、选择游戏的方式、选择游戏的伙伴的权利统统还给了儿童,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回归。儿童成了游戏的主人,游戏成了儿童主导的活动。应该说,这是安吉经验的核心内容。

当然,把游戏的权利还给儿童,不等于“放羊”。安吉幼儿园的老师们随时随地地伴随着孩子们,在孩子们的旁边观察、记录和必要时参与孩子们的游戏。在游戏前的发动和游戏后的回顾和反思中,鼓励儿童动用各种表征手段表达游戏,发挥支持和引导的作用。这样的游戏,成了儿童充分发挥天性的活动,也成了学习和交往的课堂。教师既是儿童游戏的保障者,也是儿童游戏的伙伴。

我经常听到一些幼儿园老师,尤其是城市幼儿园的老师诉苦,说组织儿童游戏和活动有多难,其中最难的是安全问题。因为一旦孩子在游戏中出现摔跌碰撞等不安全事故,就很难收场。“安吉游戏”开展的初期,他们也遇到家长,尤其是祖辈老人的不安和阻挠。但他们通过许多积极有效的方法,不仅解除了家长们的担忧,还吸引了大量家长参与到儿童的游戏之中。在安吉经验中,最感人的社会工作成果是他们不仅让家长支持游戏,甚至还发动村镇领导干部重视和参与幼儿游戏,形成全社会关心和支持儿童游戏的社会氛围。这是“安吉游戏”之所以成功的一个重要的经验。

>>>>引领价值何在?

对我国幼儿教育改革方向有重要的启示

自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幼儿教育一直是一块充满勃勃生机的领域,广大幼教工作者一直孜孜不倦地探索幼儿教育中国化、科学化的途径。但由于种种的原因,游戏在幼儿教育的实践中始终没有达到理性认识所指出的高度。这既与我们对幼儿身心特点和学习特点的认识有关,也与我国的社会文化对游戏作用的认识有关。假游戏甚至无游戏的状态还在幼儿教育中普遍存在。

“安吉游戏”中的自主游戏,是真游戏。我之所以说它是真游戏,就是因为,在现实生活中,幼儿教育事实上存在着大量的假游戏,即由成人规定、限制程序和动作,由儿童来表演和实施的动作。这类动作没有游戏的内涵,难怪许多孩子在完成规定动作后问老师:“现在,我们可以玩了吗?”在安吉,不存在这样的问题!

自主游戏,已经被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所接受,在幼儿园中开展得也越来越广泛和生动。上海市还专门制定法规,规定幼儿园必须保证幼儿每天不少于1小时的户外自主游戏活动,对保障儿童的游戏权利起到了积极的作用。“安吉游戏”,是儿童自主游戏的最开放、最活跃的形式。他们使游戏环境充满着挑战,物尽其用,留有空间,并且将室外与室内相结合,让孩子们有时间玩,有地方玩,有低结构的玩具玩,变着法子玩,使儿童在游戏中以及游戏后的交流反思活动中学习到解决问题、调整难度、自我保护、相互合作的能力。

到安吉幼儿园参观过的人士都会有一种惊讶,孩子们的在游戏中表现出杰出的创造性、成就感和秩序感。游戏结束的音乐一起,全场大大小小的孩子们都会迅速整理现场,玩具归位。有人说“安吉游戏”“只是培养野孩子”的。哪里有这样尽兴而守成的“野孩子”!

“安吉游戏”中儿童真的是游戏的主人!只要成人别老自以为是,事情就会大不一样。这正是教师的儿童观和教育观的表现。在我看来,我们整天挂在嘴边的所谓儿童观,本质上就是认识到儿童是一个机械,还是一个机体;而所谓教育观本质上就是教育是以教师为中心还是以儿童为中心。“安吉游戏”在这“两观”上取向是科学的、进步的。这是“安吉游戏”对我们最根本性的启示。

正因为“两观”正确,“安吉游戏”绝不是有些人认为的“只是打打闹闹”“只适合农村,不适合城市”“只有游戏,没有课程”……而是有着特殊的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。我们可以从“安吉游戏”中看到中国幼儿教育的创造性和生命力。当然,作为一个新生事物,“安吉游戏”还在发展和完善中。我每去一次,总能感受到他们的进步。不断学习、不断反思,不断改进。这正是“安吉游戏”生命力经久不衰,越来越完善的内在动力。

安吉在全县开设了28所幼儿园和103个办学点,最小的办学点只有4个小孩,但办学条件同样规范、优渥,实现了村村有幼儿园(或办学点),无论是本村居民还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,都可以就近入园,享受优质的幼儿教育,全县幼儿入园率达到98.5%。从游戏的角度来说,安吉幼教做到了“把所有游戏还给儿童,把游戏还给所有儿童”的办学理念。这不正是我们共同追求的教育公平吗!所以,“安吉游戏”是一个富矿,有许多内涵值得学术界开发和研究。

游戏是许多学科研究的对象,但究竟什么是游戏恰是一个没有定义的模糊概念。传统的游戏理论认为游戏是自发的、出于内在动机的、重过程轻结果的、自由选择的活动等。这种流行的说法只是局限在具有动物性的自发游戏上,很难解释幼儿园的孩子们的真实游戏行为,也无法解释带有教育功能的游戏的性质。“安吉游戏”既是自主的,又是具有课程化内在因素的儿童活动,体现着丰富的有关游戏的学术内涵。我希望通过“安吉游戏”的生动实践和丰富内涵,寻求什么是游戏的理论归宿。“安吉游戏”为我们提供了最直接、最亲近、最丰富的研究对象和研究条件。我相信,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外学者关注“安吉游戏”,探索“安吉游戏”的内核和价值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杨乐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