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他们为何不让自己的孩子当老师

[日期:2006-11-01] 来源:中国青年报  作者:佚名 [字体: ]

  “老师如果任由自己的责任心做事,早晚会被‘责任’这两个字累死。我决不让我的儿子再当老师。”北京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学老师说。


 

    无限责任

 

  不少老师从站在讲台上那天起便不知不觉地“严于律己”起来。别 

人可以适时地偷个懒,老师不行;别人可以发个牢骚,老师不行……老师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“老师在孩子们心目中的正面形象”。老师的责任似乎有了越来越重的趋势。

 

  上个学期,魏老师班里两个学生放学时互相推搡,一个孩子倒地小腿骨折。因为“出事的地点就在学校门口”,骨折学生的家长要求学校承担责任。“我们并不是不想管学生,只是这一管就没边儿了”。

 

  据了解,现在几乎所有的中小学都取消了春游和秋游,不少学校的体育课也把“跳山羊”等危险运动取消了。只要一到课间,魏老师就守在自己班教室门口,为的就是“尽职尽责”地保护学生的安全。

 

    透支健康

 

  今年,魏老师一个50岁的同事得癌症离开了人世,还有两个同事不到五十就得了冠心病,好几个将要退休的老师已经成了“药罐子”。

 

  身为班主任的魏老师描述了她典型的一天。早上630来到学校上早自习,然后上课,自己没课的时候要抓紧时间判作业;中午要看着学生吃饭;学生放学后,还有各种选修课、兴趣班,所有这些结束了也就到了下午六七点。晚上,魏老师还要备课、改作业。

 

    负担明降暗升

 

  学生的成绩好,老师评级就容易,奖金也会高。于是,学生的分数事实上成了衡量老师工作质量的最主要指标。但对副科老师来说,连参与这种竞争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

  魏老师除了当班主任,还教一个年级的政治课,一周12节。今年5月,魏老师教的政治课就结业了。从5月到放假的两个月时间里,魏老师清闲了。“可这两个月的收入也大不一样”,魏老师说,因为没课学校就不发给她结构工资,奖金也没份儿。而在北京市的一些学校,一个普通老师的“结构”大概有四五千元。副科老师在评级、评职称上也受很大影响,魏老师就在这方面吃了不少亏。

 

    不再受人尊重

 

  自己的职业不再受人尊重让老师们更痛苦。张老师说,她刚走上教师岗位时特自豪,但现在,这个职业不再能带给她尊重。原因是年轻教师的“向钱看”给教师这个职业抹了黑。以前教师课余给学生补课是分内的事,但现在她发现有些年轻老师给学生补课竟然收费,甚至还有一些家长把老师找到家里给孩子当家教。

 

  20年前的老师虽然清贫却赢得了整个社会的尊敬,现在老师们的腰包鼓了起来,但是赢得的尊重却越来越少了。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admin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表情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热门评论